告別式

<h3>唸經 流淚 跪拜
</h3><h3>繁文縟節雖然冗長,
</h3><h3>但卻不希望結束, 因為蓋上棺木的那一刻,再也見不到…
</h3><h3>奶奶的容顏化為靈位,我小心翼翼地捧著,
</h3><h3>悔恨當初,為什麼不說對不起,為什麼不抱緊一點,為什麼不牽久一點…</h3><h3>大孫的功能我現在才知道,不知道是否可以稍稍彌補,
</h3><h3>陪完阿嬤走完最後一程,希望阿嬤不要牽掛著我們,但我們永遠不會忘記</h3>

阿嬤 好走

自從阿嬤中風到現在已經過了五年

阿嬤受的苦也夠多了

現在對阿嬤來說 總算是解脫了

一直努力回想跟阿嬤的回憶 可是腦中重複的都一直是同樣的幾個畫面

想不起來太多

小時候 在拜拜時 阿嬤會說 拜祖 甲到做阿祖 我卻沒有讓她當到最期待的內祖

小學時 騎腳踏車輾到阿嬤的腳 我卻連個對不起都不好意思講

高中時 跟堂哥堂弟一起回去 阿嬤會煎蛋餅給我們吃

雖然有時候煎太硬 但是我們還是吃得津津有味

一直都跟阿嬤保持著距離

直到阿嬤中風後 才敢牽著她的手 步履蹣跚得去散步

以前總是不知道要跟阿嬤說什麼

對著阿嬤冰冷的身體 在她耳邊哭喊 她也聽不見了

阿公現在住在我家 形單影隻 顯得更為落寞

以後一定要多多跟他相處 不要留下遺憾

泰國

第一天到了曼谷已經十點了
所以到市區也已經十二點
到實在有夠爛的青年旅館
沒冷氣 在五樓 沒電梯 小的跟衣櫃一樣
我被taxi司機騙了錢 去看了幾場亂七八糟了秀

第二天去逛了無敵大的週末市集
衣服褲子真的是有夠便宜 80~250就可以買到~
看到好貨真的要馬上下手
不然真的就找不到了.(真是太大了).好多衣服褲子都好想買~
晚上去了silom幾家夜店~ 還不差

第三四天去沙美島 這島上不能鋪柏油

所以路超坑疤  騎機車真的很容易摔死
沙灘的沙子很細 也很乾淨 很美

晚上有很多夜店 酒吧
不過因為是淡季 所以沒有人

真是個很適合蜜月的島


第五天去pataya 
聲色場所極多耶
而且比曼谷便宜喔

第六天突然想起有好多東西要幫別人買
所以急急忙忙在siam買了好多 有一個無敵大的mall
但我個人買的zara還是花了快五千(但後來才知道超過五千才可退稅~硍)

第七天就回家啦~不過我好像有點小感冒~
曼谷機場真的是豪華
一整個氣派 而且處處有設計的巧思

大雅消防隊

想想也該認真紀錄生活了

雖然每天寫日記 但都是記流水帳

說實在的 這裡的生活還蠻愜意的

除了零星幾天晚上會有 狼來了 的火警

其實都睡的不錯

並且有24小時的冷氣開放

學長們人也都很好


某天去演練的時候




偶爾打打雜




A及防護衣  空氣瓶沒開  我同學差點悶死在裡面



有時要去水溝救狗



可以把握時間練身體



最多的是救護 不過有很多人喝醉感冒之類的也叫救護車

真的很浪費社會資源  重要的是 我們很累耶~

燦爛實習生

回到了熟悉的台中
我果然還是適合這裡
喜歡這邊的空氣 街道 景象 家人 朋友

第一天到達分隊
救出勤了兩次火警

之後的一個禮拜 潭雅神豐原就像是發爐一樣的接連發生了火災
大部分都是在深夜

學長都說我們很帶賽 (大概又是我吧@@)

除了火災以外
還要救護

幾乎沒有一天可以睡的安穩的

不知道我以後可以撐多久

算了 我早就不為自己而活

為了要迎合爸媽的期望 硬著頭皮撐下去吧

學期末

進到警校之後

歷經幾番波折 終於要結束一個學期了

學期一開始的軍訓折磨 很幸運的因為腳傷被我躲過(或是不幸?)

回想當初 行動不便 長官施壓 爸媽的壓力 同學的冷言熱諷及欺壓 實在是令我想退出

畢竟這不是我所想走的路(但在外面卻沒有競爭能力)

到現在學期也進入尾聲

當然 其中也有許多歡樂

一個超級好人的長官 鼓勵我撐下去 還安排同學推我去醫院復健

寢室內的同伴們 都很照顧我(雖然有個霸凌的胖虎 還有隻煩人的蒼蠅)

因為年紀最小的原因 大家都叫我小朋友

我也依慣例 很快的融入女生

課堂上 我唸著喜歡的語文

學科考試輕鬆過關

術科我可是爬繩索達人

跑步十三分以內 算是非常輕盈

只是水柱真的很重…

歡樂歸歡樂 我心中總是有些許不甘願

不過我卻很高興可以認識到這麼多人

並且在公務體系內茍嚴殘活

七月在台中實習 令我期待又怕收傷害

希望不要遇到大火災 還有大事故…

當櫻花盛開

當櫻花盛開

描述的是對日本非常憧憬的德國婦人

一直沒辦法到東京去看小兒子 以及到日本學藝的夢想

死後 丈夫獨自到日本探望兒子 徒留感傷

我的姐姐不顧爸媽反對 也在日本留學

我一直很排斥爸媽的想法 為什麼他們都要羈絆著我們

他們的思想 永遠只停留在小鄉下 小小的世界

希望把我們綁在身邊 我好想飛~ 去美國去日本去看看世界

但說真的只有姐姐有資格
而且不能因為沒辦法跟爸媽爺爺奶奶相處而留下遺憾
所以我只能順著爸媽的意思 苟且踏上消防之路

這是個穩定的工作 我知道我以後會感謝他們

mais je ne vais pas etre heureus, jamais

否極泰來

從2007年底開始

衰了ㄧ整年

首先 在退伍前 腳被割草機捲進去 縫了好多針 好險趾頭沒有斷

2008過年時 因為A型肝炎住進醫院一個禮拜

然後 爸爸發現口腔癌

媽媽昏倒送醫

奶奶摔斷了手

外婆病危 幸好救了回來

九月 我又生了ㄧ場病 痛苦了ㄧ個月

媽媽的腳被機車刮傷 縫了十幾針

2009年 膝蓋又莫明其妙的挨了ㄧ刀

厄運不斷

不知道是不是我造了太多孽

今年我ㄧ定會積口德

也對不起我曾經對不起的人們

請老天不要再懲罰我跟我的家人了